首页 > 新闻速递

爱如大海

  浩东和刘洁相恋已有一段时间了。这天浩东郑重其事地送上一朵红玫瑰向刘洁求婚,刘洁的脸刹那间与玫瑰相映成辉。可她并没有一口答应,而是明眸一转,若有所思地说:“这样吧,你跟我回趟我的老家,听听我爸妈的意见好不好?”浩东说当然好啦。正好公司放长假,于是两人立即动身起程。

  

  很快到了刘洁的老家,那是大海边的一户渔家,浩东一下子兴奋起来,说他这辈子还没看过大海哩,真的是无边无际波澜壮阔啊!然后他二话不说,脱了鞋就在海边大呼小叫地狂奔乱跑起来。他这副顽童样把刘洁一家肚子都笑疼了。

  

  等两人在海边手拉手疯够了笑够了已是黄昏时分,刘洁从家里抱了好多吃的喝的上了一条小船,两人坐在舱里就这么甜甜蜜蜜地吃喝着、说笑着,慢慢的,一轮明月升了起来,满世界的银白,人与海似乎融为了一体。刘洁像喝醉了酒一样,喃喃地说:“浩东,你说你爱我是真的吗?不会是一时冲动吧?”

  

  浩东早就酒不醉人人自醉了,听了刘洁的话,他伸出右掌对着月亮一字一顿地说:“月亮作证,我爱刘洁胜过一切,甚至愿意献出我的生命!”

  

  这样的情话里、这样的气息里、这样的梦境中,两个人相互依偎着不知不觉地睡着了……

  

  不知什么时候,酣睡的浩东听到一声惊呼:“浩东快醒,出事了!”

  

  浩东吃力地睁开酸涩的眼皮,然后一眼看到刘洁惊慌的脸,原来天已大亮了。他一跃而起,脚下顿时摇晃起来,这才想起两人还在小船上。浩东忙问:“怎么了,刘洁?”

  

  刘洁脸色煞白地四下指指,声音里满是惊恐:“你自己看!”

  

  浩东张目四下一看,傻了,目力所及处全是碧波浩荡的大海,海岸线无影无踪!原来昨晚两人睡着时没有系牢缆绳,一夜海风把小船不知吹到了什么地方。

  

  刘洁满脸绝望,说:“现在正是休渔期,来往船只很少,我们又没有指南针,天哪……”她嘤嘤地哭了起来。

  

  浩东却“哈哈”大笑,张开双臂迎着海风快活地说:“刘洁,别担心,说不定很快就有旅游的船只经过这儿的,运气好的话还会有飞机飞过我们的头顶,吉人自有天相嘛。”

  

  刘洁还是哭,说:“要是没有船也没有飞机呢?”

  

  浩东想也不想地回答:“那就让我们手牵手情归大海,蓝宝石似的大海做我们的婚床,满天的星星为我们喝彩,鱼儿虾儿做我们的嘉宾,我相信这是全世界最浪漫的一场婚礼了。对了,我还要把我们惊世骇俗的婚礼记录下来,装入漂流瓶随波逐流,说不定会有人记住我万博体育客服在亚洲老虎机娱乐坛上赫赫有名的娱乐城,万博体育客服在线平台是个全民可以参与的娱乐平台,万博体育客服在线服务博彩娱乐平台是国内最人性化的一家娱乐平台,万博体育客服一体化的平台,全网鼎力推荐娱乐城。们的名字的。”浩东说着满怀豪情地拿出纸和笔飞快地写了起来,然后卷好塞入一只昨晚喝空了的饮料瓶中,又塞紧瓶口,放入大海,大喊道:“这是我们爱的誓言,大海,你来作证吧!”

  

  刘洁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苦着脸说:“谁答应跟你结婚了?不过我算是服了你了,到了这分上还有雅兴浪漫!”

  

  一天过去了、两天过去了,没有船经过,更没有飞机恰好飞过,好在那天晚上还剩一些食品饮料,两人一点一点地维持着,可第三天来临时终于弹尽粮绝了。刘洁不甘心地把夹板翻了个底朝天,除了一个不知是干什么用的铁疙瘩,一无所获。

  

  骄阳在大海上肆意地燃烧着,两人渴得嘴唇全裂开了,为了节省体力动也不敢动,浩东刚开始还说两句俏皮话逗逗刘洁,可现在只能像刘洁一样歪在船舱里昏昏欲睡。就在这时他忽然听到刘洁惊喜地大叫起来:“浩东,水,全是水!”

  

  浩东闻言大喜,猛地挣起一看,却看到刘洁正爬在船舷边伸出双手去捧海水喝,不好,刘洁产生幻觉了!浩东大喝一声:“别喝!”然后猛扑过去,一把拽回刘洁,刘洁还要喝,早被浩东死死地按牢了。

  

  刘洁挣扎了几下没了力气,再次昏昏睡去。望着怀里因失水过多而倍显憔悴的刘洁,浩东开始惊慌了:刘洁已出现幻觉,幸亏自己阻止了她,要是自己也挺不住产生幻觉怎么办?

  

  浩东咬紧嘴唇,干裂的嘴唇一下子冒出血来,咸咸的,腥腥的,这使得浩东忽然想到什么,脸一下子白了,浑身也禁不住颤抖起来,似乎在作一个能决定生死的重大决定……可是,一个人死总比两个人全死好,刘洁会原谅自己的……他拿起船舱里一根结实的麻绳,摇晃着极度虚弱的身体一步步走向刘洁。刘洁依旧沉沉地睡着,一点也不知道将要发生什么。

  

  当刘洁惊醒时她惊恐万分地发现自己的手脚全被绑上了,而浩东正站在面前,双眼血红得像刚刚吃了人一样。他的手里有什么东西反射着强烈的太阳光,刺得刘洁睁不开眼,好容易看万博体育客服在亚洲老虎机娱乐坛上赫赫有名的娱乐城,万博体育客服在线平台是个全民可以参与的娱乐平台,万博体育客服在线服务博彩娱乐平台是国内最人性化的一家娱乐平台,万博体育客服一体化的平台,全网鼎力推荐娱乐城。清了,那竟是一把闪着寒光的尖刀!

  

  刘洁突然明白浩东要干什么了,处于绝境中人吃人的故事听得多了,彻骨的寒意使她一下子恐怖万分,惊呼道:“浩东,你、你要干什么?快放开我,你说过你爱我的……”

  

  浩东面无人色地点点头,说:“是的,我爱你,可现在对不起,我不能陪你走完一生了,下辈子再好好待你吧!”说着举起刀。

  

  刘洁几乎要崩溃了,身体缩成一团,失声痛哭起来:“别杀我……”

  

  浩东停了下来,一脸迷茫地说:“我杀你干什么啊?我怎么会舍得杀你呢?噢,可怜的小傻瓜,你误会了,我是想把我身上的血放给你喝,可又怕你不肯,所以只好把你捆了起来好强迫你喝。”说着又举起刀划了下去,他划的是他自己的左手脉管。

  

  刘洁这才真正明白浩东要干什么,她用尽平生最大的力气尖叫道:“别划,浩东,别!我不会喝的,要死我们一起死!”

  

  浩东摇摇头,说:“你忘了大前天晚上我对着月亮说过的话了吗?我说过我爱你,为了你可以献出我的生命,现在是时候了!”说着一咬牙狠狠划了下去……

  

  就在这时海面上滚雷般回荡着一个声音:“孩子们别慌,爸爸来了!”

  

  浩东口里嘀咕了一声:“我也开始产生幻觉了!”刘洁却疯狂地大叫起来:“真的,是爸爸来了!”

  

  浩东一掉头,不远处一艘船正乘风破浪疾驶而来,船头立的正是刘洁身材高大的爸爸,手里拿着一只高音喇叭,声音再次清晰地传了过来。不是幻觉!浩东大叫:“漂流瓶起作用啦!”说罢再也坚持不住,和刘洁一齐幸福地昏了过去……

  

  他们醒来后才知道那只漂流瓶根本不知道漂到哪儿了,刘洁在夹板里手忙脚乱地寻找食物时无意中碰到了那个铁疙瘩的一个开关,铁疙瘩不是无用之物,正是船民们目前普遍使用的定位仪。刘洁爸妈正为已失踪三天的两个人心急如焚,一见收到信号便十万火急地赶来了……

  

  又是夜晚,海风温柔,明月更圆。有两个身影紧紧依偎在一起,经历了一场生与死的考验,两人指着月亮一齐发誓说:今生今世永不分开。

卧龙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