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速递

第72章 你们在练习光速逃跑吗?

不以为意地淡淡一笑,依旧是他平时那副天下尽在手中的气魄,说,“你的美貌?即便我是个正常的男人,贪恋美色。不过,你总也有美色可以让我贪恋才行啊。就你现在这副样子?一抓一把肥肉的脸?都说女人爱做梦,我看真不假。你才多大丁点啊,你做的梦就可以如此遥不可及了?”

莫浅浅撅起嘴巴,嘟噜,“我就知道没有那种可能,你那两只眼睛长在头顶上呢,我还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不过,你就不能稍微装装?打击人,太过分了!”

陈默天突然心跳加快,快如鼓点,他竟然在那一瞬间呼吸都困难了。

莫浅浅刚才说的什么?上帝啊,他为什么没有认真听!她说她受打击了吗?是为了他吗?这时候,有人敲门,然后走进来一个秘书。

陈默天摸了摸莫浅浅的脑袋,站起来,往老板椅那边走。

那个秘书一下子看到了半躺半坐在沙发上的莫浅浅,他差点吐了血。

天哪,莫浅浅竟然在陈总的房间里,喝水?等到莫浅浅喝饱了,走出总裁办公室,回到她自己的小天地时,发现周围的一些秘书,都伸长了脖子正用一种怪异的眼神看着她。

“嘿嘿,你们好啊,看什么呢?”莫浅浅缩了缩脖子,憨憨的声调问。

刷!所有人都随着她的话,一瞬间全都玩消失了。

“奇怪死了!他们在练习光速逃跑吗?说走,都跑光了。”这时候,刘逸轩冷若冰霜地端着文件夹走了过来,莫浅浅条件反射地打招呼,“刘副总……”结果,刘逸轩目不斜视,看都不看莫浅浅一样,板着一张脸走了进去。

“咦?竟然都不理人了?他奶奶的熊的,他臭屁个什么啊!副总怎么了?副总就不吃饭不上厕所了吗?切……有官瘾摆官架子的臭家伙,我也不理你!哼!”过了一会儿,刘逸轩从里面走出来,莫浅浅猛地将一个文件举到脸上,也装作没有看到刘逸轩了。

她哪里知道刘逸轩背后是怎么定义她的——灾星啊!

“莫助理,麻烦你送一杯清茶来。”从总裁办公室里传出来陈默天那独有的高贵的声调。

“不是喝咖啡,就是喝茶,哼,我哪里是助理,分明就是他专职的茶水妹了!”即便这样抱怨着,莫浅浅还是马不停蹄地冲了一杯清茶,轻轻敲了一下办公室门,听到里面传出来清凉凉的“进来”二字,她那才推门而入。

茶有点烫手,莫浅浅目不斜视,先是一溜烟的小跑,将烫手的清茶墩在桌子上,她那才将烫热的手指放在耳朵上,嘶嘶吸着气,转动着小脑袋说着,“陈总,人呢?茶来了。陈总,茶给你放在桌子上喽。”

“嗯,好,先放在那里吧。”从一扇门里传出来陈默天的回答声。

接着,咔吧一下,房门打开,只穿着一条长裤的陈默天,手里提着一件衬衣,从里面走了出来。

莫浅浅顿时看得呆住!天哪!绝对健美的胸肌啊!当然,小腹六块腹肌锻炼得十分到位,平滑而结实的小腹,健壮而诱人的胸膛……咳咳咳咳……莫浅浅看得眼神直勾勾的。

一直看着陈默天,人家走到了她跟前,低头,唇角微微上扬,含着一抹似有还无的笑,眸子深深地罩着她,说,“呵呵,怎么?第一次认识我一样?小东西,眼神怎么色色的?还有啊,拜托可不可以稍微控制一下你的口水?”啊!莫浅浅猛然醒悟过来,首先去用手背蹭着嘴角……真要淌下来了色女的口涎……那真叫丢脸了。

结果……摸了摸嘴角,哪有什么口水!陈坏熊这个奸佞的坏东西!他又骗她!又诈她!

“你骗人!哪有口水啊?真是的!”抱怨着,眼光却还是十分发热地浏览在人家那精壮的上身上面,挪不开。

乖乖哦,这等满是肌肉的身材,要锻炼多久才能够锻炼出来啊。

陈默天轻笑起来,“表面上看是没有口水,不过……想必内心世界已经发洪水了吧?啧啧,女人不要太明显的色哦。尤其是你这种心智不足的小东西,这副眼神,很容易引诱男人犯错误哦。”

莫浅浅使劲撇了撇嘴,表达了一下她对他所谓身材的逼视,陈默天勾着唇,在莫浅浅身子跟前,大模大样地慢吞吞地套上去衬衣。

那等优雅和贵气,不似在穿衣服,反倒像是他在挑选珠宝一般。

莫浅浅脸蛋发热,她不敢否则,她有些被美男壮身材诱惑的成分,但是薄脸皮的她,就是剜下眼珠子来也不会承认这一点的!胆小的腐女嘛,那就是再色再腐,也不会说出来的。

“哼,又换衣服。你是花瓶吗?你是影星吗?一天三换,你不嫌累啊?真是的,一个大男人,成天乱换什么衣服哦。”总算找到了一个理由,狠狠将陈默天贬低一顿。

莫浅浅撇着嘴角,心底暗暗狂喜。

莫浅浅!你好聪明哦,就这样!狠狠地反击他万博体育客服在亚洲老虎机娱乐坛上赫赫有名的娱乐城,万博体育客服在线平台是个全民可以参与的娱乐平台,万博体育客服在线服务博彩娱乐平台是国内最人性化的一家娱乐平台,万博体育客服一体化的平台,全网鼎力推荐娱乐城。!看这个臭小子还臭屁什么!陈默天不仅不恼,反而清朗地笑了起来。

“呵呵呵呵,小东西,你连我穿衣服也要管吗?你是我老婆吗?嗯?”最后那个“嗯”字,余音缭绕,带着一份慵懒和沉迷,让人听了心头痒酥酥的。

“哼,不理你了!花瓶男!老娘鄙视花瓶男!鄙视!”莫浅浅跺跺脚,红着脸吼完,一溜烟地逃了出去。

哎呀呀,她竟然在陈坏熊跟前说了脏话,把她在学校里竟然说的“老娘”都给带了出来,呜呜呜呜,这个挑剔的家伙,会不会大发雷霆,将她直接炒了?

“花瓶男?我是花瓶男吗?”陈默天愣了下,然后轻轻笑了,“这个小东西,胆子越来越大了,竟然还敢自诩老娘?想找打了么?”话虽然这样说着,陈默天脸上却是一派轻松,哪里有要去打谁的样子。

莫浅浅忐忑不安地坐回她的位子,捧着那颗小心脏,什么都做不下去了。

哎哟哟,她刚才为什么那么冒失,说什么老娘之类的啊。

找死,找死啊。

这时候发现她老早就登上去的qq有验证消息。

哦?什么消息?看到“长风一展请求加你为好友”。

“咦?谁是长风一展啊?先加上问问看吧。”莫浅浅同意加为好友之后,就先给长风一展打过去一串话,“喂,你是谁啊?为什么加我?我可丑话说在前头,我可不是夜晚陪聊的小妹,我也不会和谁视频聊天。找luo聊的,滚!”很牛叉地敲过去这段话,莫浅浅就又开始托着腮帮,预想自己的悲惨下场。

会不会被陈坏熊一恼之下,开除掉?滴滴滴……长风一展的消息在闪。

“你是莫浅浅吗?我是莫轻扬。”

莫、轻、扬!

“学长!”莫浅浅捂着嘴,不敢置信地瞪圆眼睛。

天哪,真的是她暗恋的学长?莫轻扬?真是他吗?莫浅浅又禁不住泪奔了。

天爷爷啊,你灭了我吧,你为什么让我这么糗,竟然和莫轻扬学长方才说那些……乱七八糟的混账话?丢脸丢大发了……呜呜呜呜。

莫浅万博体育客服在亚洲老虎机娱乐坛上赫赫有名的娱乐城,万博体育客服在线平台是个全民可以参与的娱乐平台,万博体育客服在线服务博彩娱乐平台是国内最人性化的一家娱乐平台,万博体育客服一体化的平台,全网鼎力推荐娱乐城。浅颤抖着小手,敲回去“‘擦汗表情’你是学长啊……我不晓得是你哦,不好意思啊,刚才说的话太混账了。”

莫轻扬回过来“‘摸头表情’没事的。浅小学妹果然与众不同啊,哈哈哈。”莫浅浅抹着泪,同时擦冷汗。

与众不同?学长说她与众不同?这到底是褒义呢,还是贬义呢?莫浅浅赶忙回过去,“学长啊,到了午饭时间了。我要去刨食去了,有空再聊。”

“嗯,好的。拜。”莫轻扬给她发了个微笑的表情。

她如果再和学长这样尴尬地聊下去,她一定先要心脏扭曲死。

唉,为毛刚才要和学长说那段欠扁的开头呢?什么luo聊啊之类的……莫浅浅,你怎么不去死!死去吧!陈默天从他的办公室走出来时,就看到莫浅浅,趴在桌子上,呜呼哀哉着,正用拳头砸着桌子。

一副懊恼至极的样子。

陈默天有些心疼她那个粉粉的小拳头了……

“哟,如此虐待公司的办公桌,你可以知道赔偿这样一个办公桌多少钱吗?”陈默天清扬的声音,戳了戳某莫丫头的脊背。

莫浅浅慢吞吞地坐直了,瞟了一眼倾国倾城貌、衣冠楚楚的大BOSS,赖巴巴地说,“哼!听说过这样一句话吗?虱子多了不怕咬!我一千万都欠下了,还在乎多一张桌子钱吗?”陈默天就煞有介事地点点头,赞许地说“不错啊,有进步多了,很有为公司做贡献的精神了。这桃花木啊……市面价可是涨到了十万块呢,给你打个九折,就赔九万吧。”陈默天敲了敲她那张桌子,抿唇浅笑。

“啥?多少钱?”莫浅浅猛地撑大眼睛,一扫刚才的气馁表情,晃晃头,不敢置信,“九、九万块?陈默天!你这就是在敲诈!谁家的桌子值这个钱啊!为富不仁的家伙!你这么有钱还这样黑心!”

卧龙亭